“医护白”是他们一生的“情侣装”

发布时间:2020-02-25 09:33:34 浏览0

字体大小:

记者 谭黎

白色,是他们共同的颜色;坚守,是他们共同的承诺。

谭德培和黄传菊是一对夫妻,丈夫在茶店子镇卫生院工作,妻子是中医医院妇产科的一名护士。面临突来的疫情,他们坚定地“疫”起过。

“所有医务人员一律不准放假,即刻上班!”同一条消息,同时出现在了谭德培、黄传菊两人的手机里,原本高高兴兴、一家团聚的愿望破灭。面对父母和孩子的不舍,这对夫妻没有过多犹豫,将所有的担忧都抛向脑后,践行使命和责任,全身心投入“战斗”。

每天,黄传菊做完了治疗、护理、物表和地面的清洁消毒工作后,都会陪病人聊天,让他们心理上得到一定的放松,缓解一定的压力。

一天,一位肠梗塞患者,灌肠了还没来得及去厕所,就全部拉在了床上和地下,看到一铺和一地的粪便,没有办法,黄传菊拿来卫生纸,收拾四处的污物,将地面擦拭干净。

当收拾完时,她才发现自己手臂上、衣服上到处都有粪便,但她不仅没有抱怨,反倒安慰起患者,让患者解除尴尬的同时,感受到了暖意。

“这也是患者不想的,如果我表现的极其不乐意,患者心里可能会更不好受。”黄传菊说。

生理期的那几天,黄传菊不仅肚子痛,咽喉部还长了许多滤泡,但黄传菊考虑到人员紧缺,她决定放弃休息,咬着牙关继续工作,有时候疼的脸上冷汗直冒。

妻子在前线艰苦奋战,谭德培的“流调”也是另外一个主战场,如果说病毒是犯罪分子,流调就是要找到他们的“窝点”和犯罪手法,然后进行消杀,并对其进行针对性预防。

2月4日,接到命令,谭德培匆匆吃过早餐,背上战斗装备,带上相关的消杀物资奔赴茶店子镇各个村,他挨个从返乡人员口中套“情报”,尽可能地搜集最有利的信息,“什么时候回来的?回家后去过哪些地方?接触过哪些人……”谭德培一遍一遍地询问。

“村里山大人稀,两三户人员的‘流调’也许要整整一天,防护服的束缚终于让我们体会到了‘口渴不能喝水、尿急不能上厕所、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滋味。”谭德培说。

征用宾馆作为“流调”疑似人员的住宿场所,消杀工作也是由谭德培来完成。每当背着满满的消毒水从半隔离区到隔离区,心中老响着“先清洁区,后污染区,再污染区、再清洁区、先上后下,先左再右”的声音,他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夫妻俩坚守岗位不知不觉已是20多天,刚上小学六年级的女儿由爷爷照顾,这也成了夫妻俩最大的牵挂。

“娃娃由爷爷照顾我们还是很放心,但现在娃娃正在上网课,不知道他会不会用,学习怎么样.....”在另一头,孩子爷爷成了临时的“校长”,孩子的姑姑成了临时的“炊事班长”,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孩子爸成了临时的“运输员”,利用休息时间为孩子送学习用品和必要的生活品。

乖巧懂事的女儿也时常发微信告诉爸妈,叫他们一定注意安全,安心上班,学习方面不用操心,她会自觉完成。

“我心里无比的欣慰和感动,眼里充满了幸福的泪花,感谢家人和亲人对我的支持和理解,让我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全身心地投入到抗“疫”战斗中去。”黄传菊在朋友圈中这样写道。

值班编辑:邓毅 责任编辑:严玉玲 校对:王嫣然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