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胞情溢神农溪

发布时间:2015-08-24 19:58:13 浏览0

字体大小:

——四.二三抢救遇险台胞纪实
 
杨政  曾冰

  4月23日下午,国际旅游景点——湖北巴东神农溪上发生了一起游船后橹折断,艄柱断裂,船体失控,撞向岩壁的意外事故。在生与死的关头,在血与水的交融中,谱写了一曲曲海峡两岸同胞情深似海的绚丽颂歌。

  当载有18名台湾游客、2名导游、6名船工的游船翻沉后,26人全部落入水中。年过半百的船工舒云望在神农溪上跑船已有20多年,因水性好和驾船技术高而享有声望。落水后,他本来可以轻轻松松地游上岸去,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以自己已经负伤的身躯朝着离自己不远处的一位正在拼命挣扎的游客游过去,一把揪住这位游客的头发,把他带到了浅潍,由岸上另一位船工接应过去。此时,舒云望没有上岸,又翻身向河中游去。这时,任凭他水性再高,毕竟年逾半百,又带了伤,经过一番拼搏,再也无力游水,更无法上岸,而沉入了河底。

  游船驾长舒启淹落水后,陷进深达十多米的漩涡中,幸亏他水性不错,经过拼命搏击,脱离漩涡时,已是筋疲力尽了。这时,他看见了离自己不远已翻过来的船体,遂拼出全力游了过去,抓住船板爬上船底。翻沉的船向下流了约40米远时,他看见水中有一男一女正抱在一起挣扎,就把手伸过去,抓住了男游客的衣服,把他们提出水面。因为两个人太重,他自己气力已尽,好几次都差点被带下水。又向下流了约150米,接近浅滩时,在岸上的船工胡长绪才把他们捞上岸。事后得知,这两名台湾游客是一对老年夫妻。这时,舒启淹再不能动了,只有眼泪像泉水一样的往下涌。

  与此同时,水性不高的船工谭绍勇在慌乱中抓住一床漂在水面的铺盖,顺流漂了100多米后得救了。船工彭庆纯在拖起两名游客,抓住另一游船的船艄得救后,才发现没有了弟弟彭庆强的身影。他哪里知道,比自己水性高,今年才25岁的弟弟彭庆强已被激流无情地冲走了。

  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的船工徐长木,在漩流中把一块船板推给了台湾游客,自己却被卷进漩涡,再没有上岸。

  在这场事故中,“26”号船上的六名船工,有三名为了抢救台湾同胞而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舒云望、徐长木、彭庆强。

  事故发生后,同行的10多条游船和上水的几条空船上的船工、导游迅即赶到出事现场,与闻讯赶来的村民一道,投入到紧张的救援中。在离出事地点不远的餐厅内指导旅游服务的巴东县旅游局副局长谭祖海,也同时赶到现场,指挥抢救。他首先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到一位被救上岸的台湾同胞身上。在他的指挥下,有的生起火来,给被救的游客取暖;有的送来衣服给游客换下湿衣;有的送来姜汤,为游客驱寒。不一会儿,人们的情绪稳定下来。

  在出事地点往下约300米的地方,一位名叫魏济川的台胞被救上岸时,已经停止了呼吸。但人们没有放弃最后一线希望,在场的导游小姐耿文艳等人,抱起魏济川先生身躯往外抖水。水和食物一起吐出来了,溅得他们满身都是,但是,魏济川先生仍没有恢复呼吸。他们立即进行人工呼吸。按照做人工呼吸的要求,须堵住被救者的肛门,出事前一天刚满24岁的导游小姐耿文艳不顾一切,与在场的人一道,扳过魏济川的身体,毫不犹豫地伸手为他堵住了肛门。第一位做人工呼吸的做了一会支撑不住了,刚刚抢救了厦门导游小姐,在岸上昏过去的神农溪旅行社导游向国元醒来后,又摇晃身体来到魏济川先生跟前,为他做第二次人工呼吸。向国元对着伸出舌头的魏济川先生的嘴,一口一口地呼气吸气,时间一长,又再次昏过去了。这时,刚刚打捞起一具遇难台胞遗体、还来不及喘气的船工谭明福又立即赶过去,对魏济川先生实施第三次人工呼吸。这次,谭明福只吸出一些食物,仍没有使他恢复呼吸。后来,从龙船河赶来的医生到了,确诊魏济川先生已无生还希望,他们才放弃最后的努力。

  导游小姐耿文艳一直坚持到最后才离开魏济川先生的遗体。随后,她来到两名被救台胞身边,为他们解开衣扣,用自己心爱的小手绢给他们擦去身上一丝一丝的血迹和脏物,把自己的衣服给他们披上,然后生起一堆火,让他们在火边感受融融的暖意。

  叶子坝村年届花甲的老太太张光芝,不仅为被救台胞送去两件衣服,还专门熬了姜茶送给客人们喝。当一位台胞掏出40元人民币要她收下,她连连摆手说:“你们命都差点丢了,这点东西还能要钱?”当台胞穿上这一件件缀有补丁的粗布衣服,喝了暖身又暖心的姜茶,感动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出事时,船工张厚方正在一里之外的地方修船。当他听到“救人”的喊声后,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迅速向出事地点奔去,他边跑边脱衣服,并高喊家中的弟弟张厚元、妻子李美春赶快下河帮忙。当他第一个赶到现场,看见离岸十米的水面上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他断定是人,便将手中的衣服甩在岸上,顾不得探探水的深浅,就一头扑向河中。当他奋力游过去,发现是三个人扭在一起,便迅速抓住其中一人的衣领,向岸边游去。当时,其中一名女的还在不停扑打,想抓住他。他深知这在水中是很危险的,遂避开她的手,试探着往岸上拖。他几次失去控制,险些被激流卷走。但他硬是咬紧牙关,顶着激流,气喘吁吁地将那三人边拉边泅送到岸上。上岸后,他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右腿被石头撞破,鲜血直流。这时,他的妻子和弟弟已赶到。张厚方很快苏醒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对他们说:“快把你们的衣服脱下给他们穿上,我的(衣服)也在那里。”然后奋力挣扎着撑着膝盖慢慢站起来,踉踉跄跄顺河向下游奔去……张厚元在另两名船工的帮助下,也救起了一男一女。其中,一名台湾老人处于昏迷状态,生命垂危。这时,他们又在王勇等三位村民的帮助下为这位老人倒提抖水,作人工呼吸。随后,又及时将他送往附近一家卫生所,经抢救,这位老人终于脱离危险。

  26岁的船工宋秀红在救起一男一女之后,看到他们冷得发抖,立即将自己去年过春节下了狠心才买的一件西服及一件毛线背心脱下,分别给他们穿上。见对方惊吓得不成样子,又将他们背到50多米外的安全地带,用竹枝生起火让他们取暖,并安慰他们:“莫怕,没事了。”

  船工曹必魁,当天不当班,当他听到出事的消息后,以最快的速度跑到现场时,已是满头大汗,累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但他还是在另两名村民的帮助下救起2人。看到救起的台胞苏醒后,他又一次扑到水中救人去了。

  船工胡长绪,六年前在沙市打工时,就曾从长江中救过两条性命。这天,他同船工余祖国、文世金一道闻讯赶到现场,一齐救起二人之后,见河滩上又流下紧紧抱在一起的两名游客,他又一次扑入水中,上去抓住了其中一位的衣领。由于太沉,他被迫连喝了两口水,呛得喘不过气来。这时,他右手拉过漂在河面上的纤绳,缠在一名游客的手上,左手把他们捉住,脚蹬在水底的一块石头上,拼出全身力气终于将他们拖上了岸。

  经过全力拼搏,多方抢救,从汹涌的河水中,先后夺回了10位台湾游客和一位厦门导游小姐的生命,但仍有8名台湾骨肉同胞遇难,在长江岸边的沙滩上,留下了伤心和同情的泪水。

  公安部门为8位遇难同胞清理遗物,他们的金银首饰、现金、外币,无一短少。当时参加抢救和服务的船工、村民、干部群众共300多人,他们除了全力以赴抢救台湾游客,尽心尽力为骨肉同胞服务外,没有一个人起贪财之心。

  现在,生还的十位台湾同胞和一位厦门导游小姐已安全返回,8位遇难同胞已魂归故里,但“4.23”抢救台湾游客的壮烈场面和两岸骨肉同胞的深情厚谊,却永远回荡在两岸人民的心中。


编者手记:
有心栽花花也发
 
沈向东

  1995年4月23日下午,国际旅游景点——巴东县神农溪上发生了一起游船翻沉事故。上级下令:暂时关闭神农溪,除新华社发一通稿外,不准任何新闻单位进神农溪采访。

  我当时掌握的情况是:事故发生时,船工奋力拼死抢救,共救起了十位台湾游客和一位厦门导游,八位台胞遇难。六名船工和一名巴东导游,为救人竟牺牲了三人!到场参加抢救的当地干部群众共三百多人。遇难的八位台胞随身的现金财物无一短少。

  我想:这里面一定有许多感人事迹,而上级又只让新华社发一通告,不让其他新闻单位参与报道。作为县委宣传部分管新闻宣传的副部长,对上级指示当然要遵照执行。但我却想利用这一机会,培养训练一下年轻的记者,让他们在采访写作实践中增长才干。再说,成稿后县广播电台还是可以采用嘛。

  于是,我从县广播电台抽出年轻的记者杨政,从当时的《鄂西报》(《今恩施日报》)记者站抽出刚到岗十多天的年轻记者曾冰,带着我以县委宣传部名义开出的介绍信,经县旅游局特许,深入神农溪进行采访。

  我的打算是:他们采访回来后,二人分头写成稿子,再集体讨论,评论短长,我再综合讨论的意见,改写一遍,最后集体讨论定稿,以这种方式,给他们上一次采访写作实践的业务课。

  他们深入神农溪采访了两天,回来的当晚,我即接到国务院新闻中心的紧急通知:速将巴东船工和干部群众抢救台胞的详情于两天以内写成稿件,传真上送。幸好,我已派人进神农溪,完成了采访这道工序。不过,再按我原来安排的操作方式,时间是来不及了。

  我当机立断,第二天清晨,三人集中,我向他们传达了国务院新闻中心的紧急通知,他们很振奋。我们当即讨论了稿子的架构,并作了分工:我负责标题、开头和结尾,他们二人提供单个事例、情节片断,再由我修改、组装、统稿。从清晨忙到开灯,奋战一天,突击成稿。

  这篇通讯经过国务院新闻中心,上中央大报是没有问题了。我考虑到,他们二人都还年轻,进入新闻单位时间不长,尤其是曾冰,到岗才半个多月,稿件上若按常规署上三个人的名字,我是考虑全盘的,他们是提供零件的,肯定我的名字排在前面,而我已从事新闻工作多年,名字见报较多,有我的名字,新闻单位和各方面人士就不会注意到他们二人。若稿件上只有他们二人的名字,人们就会对他们二人刮目相看,这样对他们的成长有利。于是,我提出,稿件只署他们二人的名字。他们觉得这样不合实际,不妥当。但我是“老宣传”、副部长,经过细说我的指导思想,从长远考虑,他们最后都听从了我的意见,稿件只署了他们二人的名字。

  此稿先后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老区报》、《中国交通报》、《恩施晚报》刊发后,社会效果很好。原来,各级领导担心遇难台胞亲属会来找麻烦,当台胞们看了《同胞情溢神农溪》这篇文章以后,遇难台胞亲属没有找麻烦的,获救台胞亲属还表示了诚挚的由衷的感激之情。那以后,杨政和曾冰出去采访,备受重视,新闻业务长进加速。

  此事刚过去三年,巴东人民广播电台与巴东电视台合并,成立巴东广播电视台,杨政即被任命为总编室主任。更年轻的曾冰,担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县新闻中心主任已经好几年了。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