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那条路

发布时间:2014-04-30 16:08:02 浏览0

字体大小:

田曼曼
  我来自美丽又偏远的巴东山城,祖祖辈辈依山而居,喝着长江水,吃着土豆面疙瘩,日子倒也清净。只是,我家门前那条路,成了乡邻们的一个梦。
  小时候,通往镇里的唯一一条山路,崎岖陡峭,坑坑洼洼,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每年正月初一,母亲天不亮就起床包水饺,然后用食品袋装好。背篓里也放着用报纸包好的腊猪蹄,还有我们一路吃的干粮和水,我们娘仨就去50公里外的姥姥家拜年。山高路远,虽是寒冬腊月,但我们早已汗湿衣衫。一路的上坡,爬得我们叫苦不迭,仿佛没了尽头,我便不停地问路还有多远。母亲说,翻过这个山头就到了,可是后来不知道转了几个弯,路过了几户人家,始终不见姥姥家的影子。那时候,我们多想有条公路,坐着汽车直达远方。直到夕阳西下,终于走到姥姥家。满身的疲惫,和着姥姥的嘘寒问暖,心中的那个梦却愈发清晰起来。  
  长大后,村里终于修了水泥公路。从屋角延伸出去就是一条大道,来来往往的车子,满载赶集的土家人。逢年过节,父亲都会用摩托车载着我们去看姥姥。乐呵的姥姥嘴里不停念叨着,“还是有路好,有路好啊”。我和二姐也已从村里的小学转到镇里的学校读书,逢学校放假,父亲都会去接我们。坐在车后的我,看着渐渐隐在身后的青山绿水,沿着马路渐行渐远的吊脚楼,被初冬的暖阳照得闪闪发光的水泥路……我一副特骄傲的样子和姐姐在车上嬉笑着,兜着幸福的向山顶上的老家奔去。
  后来呵,武陵山区打通了隧道,架起了桥梁,建成了鄂西高速。高速公路穿山越岭,婉如玉带,虎卧大山, 在给人们带来快速便捷的交通时,也成了土家山寨中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而我也已长大成人,工作在外。东去武昌,从家门口上车几个小时就到了。更有幸的是,我于去年底加入了鄂西高速这个团队,成为了一名高速公路收费员,把多年的爱积淀在了家乡。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流走,看着家乡的石板路变成了水泥路,再到如今的沥青路和高速公路。看着因为这条路变得富足的土家儿女,我更坚信了幸福已从遥远的城市走进了家乡。
  
作者通联:鄂西高速公路管理处宜恩监控中心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