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曝京津浙生态环境问题

发布时间:2020-09-29 浏览0

字体大小:

水文站成经营性酒店示范区穿绿色“马甲”台账揉搓做旧应付督察

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曝京津浙生态环境问题

弄虚作假,北京拒马河自然保护区八渡水文水质监测站(以下简称八渡水文站)变身经营性酒店;揉搓做旧,天津市东丽区供热企业燃煤锅炉制作假台账应付督察;穿上绿色“马甲”,浙江衢州绿色发展示范区打着绿色名义行排污之实。今天,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再揭北京、天津、浙江个别地区(行业)生态环保乱象。

今年8月30日至9月1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分别进驻北京、天津以及浙江省,对这3省(市)展开为期一个月的生态环保督察。值得注意的是,这是继2016年、2017年之后对3省(市)进行的第二轮督察。

督察组在曝光3地生态环保问题的同时,监管部门监管不力、失职失责等问题也随之曝光。

弄虚作假水文站变成经营性酒店

拒马河是北京五大水系大清河的支流,1996年,经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地跨房山区十渡镇和张坊镇的拒马河保护区成立。

2008年,北京市水务局批复同意北京京燕水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京燕水务公司)建设八渡水文站,2012年由北京市水务局批复确定为国家基本水文站,2013年正式投运。

今年9月12日,中央第一生态环保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对北京市房山区拒马河水生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拒马河保护区)开展现场督察时发现,位于拒马河保护区核心区的八渡水文站弄虚作假变身经营性酒店,从水生态保护者变成自然保护区破坏者,地方政府及有关职能部门、单位监管不力,失职失责。

据督察组介绍,八渡水文站在变身为商业酒店之前,京燕水务公司就未经审批擅自将其改造为培训中心,用于北京市水务投资中心(京燕水务公司的上级公司)系统开会培训。京燕水务公司培训中心全部建筑设施位于拒马河保护区核心区内。更为恶劣的是,在利益驱动下,2019年8月,京燕水务公司竟将培训中心出租给私人业主,改为万荷八渡艺术酒店,公开面向社会经营。

“八渡水文站原本为保护拒马河保护区水生态而建,其结果却起到了威胁水生态的作用。”督察组表示,万荷八渡艺术酒店紧邻拒马河,距离张坊水源应急供水工程取水口上游仅4公里左右,给拒马河生态和供水安全带来环境污染和风险隐患。现场督察时,万荷八渡艺术酒店正在营业。

燃煤台账揉搓做旧蒙骗督察组

与北京八渡水文站变成经营性酒店相比,天津市东丽区供热企业临时编造台账应付督察更是丑态百出。

据督察组介绍,今年9月5日,中央第二生态环保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下沉天津东丽区,天津市城管委向督察组报送的天津市煤电以外的供热燃煤锅炉用煤量统计表中,东丽区大毕庄分站、新立花园、帝达热力、华明分站4家供热单位年用煤量在万吨以上。为进一步核算燃煤数据,督察人员对这4家单位生产运行原始台账进行了核对,发现实际用煤量和上报数据均存在较大偏差。

9月10日,督察组下沉检查东丽区新立花园供热分站,东丽区城管委作为行业主管部门派员陪同。当天上午,督察组要求企业提供燃煤锅炉原始台账,企业负责人支支吾吾,称原始台账在上级管理单位东丽供热站。待督察组赶到东丽供热站后,企业负责人一边称已派人查找,一边又改口说台账在其总公司,两个多小时过去仅提供购煤发票,并告诉督察组大概用了9538吨煤。督察组离开时要求企业找到原始台账。

据督察组介绍,当晚,东丽区城管委提供了一份企业2019-2020年燃煤原始记录复印件,但督察组发现明显疑点:“3名男性工人签名字迹娟秀;用煤量不像其他供热站以铲车数量计量;每天用煤量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合计后恰巧与企业口头报告的9538吨一点不差。”于是,督察组要求查看原始记录,约1小时后,东丽区城管委和企业负责人送来的“原始记录”竟是一份经揉搓、打孔做旧的“原件”。

督察组说,9月11日,督察组与企业负责人以及表中签字的3名工人进一步了解情况,进行笔迹对比,企业负责人不得不承认这份用煤记录是在9月10日下午为应付督察临时编造的,并找了3名女员工冒名顶替签名,该表通过区城管委确认后交给了督察组。

穿绿色“马甲”衢州示范区现原形

成立于2011年的衢州绿色产业集聚区,是浙江省重点打造的15个省级产业集聚区之一,定位于打造浙江绿色发展示范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穿上绿色“马甲”的示范区,在督察组的查问下现出了原形。

2020年9月9日至13日,中央第三生态环保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在江浙省下沉督察发现,浙江省衢州市绿色产业集聚区污水处理厂长期超标排放;大量固体废物违法堆存,污染地下水,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据督察组介绍,巨化清泰污水处理厂为绿色产业集聚区工业污水集中处理单位,目前日处理污水量3万余吨,尾水排入衢江支流乌溪江。2015年5月,衢州市生态环境部门批复要求这家污水处理厂执行《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一级B排放标准,其中总氮排放标准为20毫克/升。因脱氮工艺不完善,污水处理厂出水总氮不能稳定达标排放。对此,专家咨询会提出“制定整改方案,补充完善脱氮处理工艺环节”等提标改造意见,巨化清泰污水处理厂未按此意见及时整改;衢州市生态环境部门放宽标准,未对总氮排放指标提出控制要求。

督察还发现,从2018年开始,巨化清泰污水处理厂出水总氮分别超标2.75倍、1.85倍。仅2018年以来该污水处理厂超标排放总氮就达1100吨。至这次督察进驻前,污水处理厂才实现达标排放。

督察组在衢州绿色产业集聚区督察时还查出,伟龙化学工业有限公司厂区内原露天堆放约110万吨钢渣,场地淋溶液呈强碱性,地下水受到污染。

三地监管部门均存监管不力问题

针对三地问题产生的原因,督察组指出,京燕水务公司及其上级公司北京市水务投资中心作为地方国有企业,本应带头履行生态环保责任,保护好拒马河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的水资源和水生态,却打着水文水质监测“幌子”,弄虚作假建设培训中心,后出租为酒店牟利,性质恶劣。地方水务部门作为京燕水务公司的行业和属地主管部门,疏于监管。房山区十渡镇政府没有及时制止京燕水务公司侵占拒马河保护区核心区的违法行为,甚至还为该酒店出具经营性用房的证明,为其违法变身经营性酒店开了方便之门,未落实属地管理责任。房山区园林绿化局和生态环境局作为拒马河自然保护区的主管部门和监督管理部门,未及时查处八渡水文站变身经营性酒店的违法行为,履行职责不到位。

“在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工作中,东丽区有关部门责任落实不到位,未严格控制各企业煤炭消费量,更未将煤炭消费精细化管控作为实现精准治污的重要内容。”督察组说,东丽区城管委作为燃煤供热企业的行业主管部门,对煤炭消费监管缺失,上报督察组材料没有审核把关,工作作风不严不实;东丽区发改委作为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工作牵头部门,减煤控煤指标下达随意,存在形式主义问题;供热企业管理粗放,台账记录不清,编造虚假台账应付督察。

对于衢州绿色产业集聚区生态环境问题产生的原因,督察组指出,衢州绿色产业集聚区管委会没有严格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对固体废物污染排查整治不到位,导致环境污染问题长期未能彻底解决。衢州市生态环境部门未坚持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对企业违法排污没有严格监管,致使巨化清泰污水处理厂总氮长期超标排放。

督察组表示,对三地存在的问题将进一步调查核实,并按要求做好后续督察工作。(记者 郄建荣)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