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零距离】吉林检验队:战“疫”中的“侦察兵”

发布时间:2020-03-06 浏览0

字体大小:

记者 朱映城

核酸检验

“所有当天送达的病例样品,检测结果在第二天上午八点湖北公布新增确诊病例之前完成上报。”从34天前抵达巴东,吉林省疾控中心援助巴东的两名专家就立下了这样的“军令状

21日至34日深夜,杨尧和齐鹏24小时连轴转,度过了一个个通宵和白天,单日检测工作最高达140份样品。

131日,杨尧接到单位需要组建病原微生物检验方面专家组驰援湖北的通知,当天下午,他就和队友齐鹏紧急集合,连夜从吉林出发,于21日上午六点半抵达巴东。

“当时只收到通知要来湖北,只知道要做病毒检测工作,但是到什么地方,去多久都不清楚。”上飞机的那天,杨尧在朋友圈里留下了一句话:“只知前路,不问归期”。

由于核酸检测是个复杂而繁琐的过程,从最开始的收样登记、实验准备、个人防护装备穿戴、样本处理、核酸提取、试剂配制、上机检测、结果分析及废弃物无害化处理,到最后的出具检测报告,前后共要经历十多个步骤,历时6个小时。

“所有当天送达的病例样品,检测结果必须在第二天上午八点湖北公布新增确诊病例之前完成上报。这就意味着24小时三班倒连轴转将是常态。”杨尧解释说。

穿戴防护装备

核酸检测不仅耗时长,还特别危险。核酸提取就是整个实验流程中“最危险”的一步,也是“最难受”的一步。

杨尧和齐鹏必须严格按照“三级防护”的要求,全副武装。穿上防护服、隔离衣,戴上N95口罩、护目面屏,再套上鞋套和两层医用乳胶手套,在负压生物安全二级实验室(BSL-2)中进行提取病毒核酸的操作。“整个操作就好像戴着棉手套去使绣花针。”杨尧给我们打了个比方。

在检验过程中,杨尧和齐鹏要直接面对从病人身上采集的咽拭子样本,开盖、加样、裂解、上机……每一步操作都可能会带来包含病毒的气溶胶。

如果不注意,用力过猛,每一次开盖都相当于有个病人在你面前咳嗽一次,两层手套之外就是病人的样本,我们可以说是离病毒最近的人了。因此所有的动作都必须小心翼翼、全神贯注。”杨尧说。

核酸检验

尽管如此,哪怕只有一份样本检测结果显示为疑似,杨尧和齐鹏也不惜重花几个小时再次进行确认。

“和检测病毒比起来,可能还是洗衣服更麻烦些,房间里面不允许开空调,衣服洗了没两三天干不了。每次做完实验出来就是一身汗,眼镜上都凝了一层水珠。谁也没想到比防护服先告急的,是秋裤。”齐鹏遗憾出发时太过仓促,没有带够衣服。

提到父母时,齐鹏的情绪有些低落。“上车后才给爸妈打的电话,告诉他们我要来湖北的事情,我妈开始气得两天没和我说话,但是后来也慢慢转为理解和支持了。既然当初选择了疾控这个行业,在大家需要我们的时候站出来是理所当然的吧。”

最近距离接触病毒,他们是这场战“疫”中,英勇的侦察兵、无畏的勇士,在他们和千万白衣战士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必将赢得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全面胜利。

值班编辑:邓毅 责任编辑:严玉玲 校对:王嫣然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