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零距离】“95”后核酸采样员:我年轻 让我来

发布时间:2020-02-28 浏览0

字体大小:

记者 邓雅君

核对样本信息

“啊……嘴巴张开啊,别动就行,稍微有一点不舒服。”用棉棒涂擦咽喉,将棉棒头折断放进试剂管密封,写上名字,2月17日,“95”后医护人员朱琳又完成了一次核酸检测取样。

采样时喷出的飞沫直接喷溅到面屏上,24岁的朱琳面不改色,一步未退,一遍遍重复着高风险的操作。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县疾控中心成了疫情防控的前沿阵地,肩负着对发热患者做病情初步筛查,为疑似患者、密切接触者核酸采样等工作。

由于医护人员紧缺,溪丘湾乡卫生院的内科护士朱琳被抽调到县疾控中心,充实疾控中心人员力量。

“我们年轻,这项工作让我们来。”朱琳和她的同事自告奋勇的报了名。

第二天,朱琳穿上厚重的防护服,开始核酸采样工作。

“采样的地点没有空调,一干就是几个小时,穿防护服太热,刚穿上不到两分钟,护目镜就充满水雾,根本看不见,极大地增加了操作难度。”朱琳说话时护目镜已经蒙上了一层雾气。

令朱琳更为苦恼的,是采集过程中遇到的困难。采集样本时,需要使用咽拭子同时擦拭受检者的双侧咽扁桃体及咽后壁,有的受检者咽喉很敏感,受到刺激时会咳嗽、呕吐,难以采集。

在采集过程中遇到很多患者,咽喉反应特别剧烈,把拭子放进去,就难以控制地咳嗽和反胃,一直干呕。”朱琳说,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有时采集过程要好几次才成功。

其实看着患者的身体不适,我们心里也很难受,但为了确认他们的身体状况,我们也没办法,只能不断安慰他们,动作尽量麻利些,让他们‘少受罪’。朱琳说。

为了到各乡镇进行核酸采样,最多的一天朱琳和她的同事连续去了5个乡镇,来来回回,感觉非常疲惫,有时到家已是晚上,但她却从不叫苦。截至目前,朱琳和她的同事已经完成了近千次核酸采样。

“第一天进行采样工作,心里还是有点害怕,但是当自己面对采样对象之后,所有的紧张和害怕都没有了,心里只想着和病毒‘’时间,早点出结果。”朱琳说。

穿上防护服,就是一线“战士”,在这个“战场”,和朱琳一样的“战士”还有很多,她们成了巴东疫情防控的重要力量,在防控一线不断锻炼、成长……

值班编辑:邓毅 责任编辑:严玉玲 校对:王嫣然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