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零距离】我为父亲上“疫”线

发布时间:2020-02-24 浏览0

字体大小:

记者 王鹏程

跟母亲视频

“妈妈,今天上完班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可能明天就会回来。”

“你要听安排,如果医院有需要你还是要继续留在那。”

“按时回来打电话说一声,明天妈妈热好饭菜给你送到卫生院去。”

2月21日上午10点,护士吴莲娜拨通了妈妈的视频电话,简单地寒暄了几句。

12:00-16:00,是吴莲娜的值班时间,也是她代表沿渡河镇卫生院,支援中医医院隔离病房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作为第一批乡镇支援护士,吴莲娜从2月10日奔赴一线到今天,十天时间悄然而过。

穿上防护服

“全天下不止一个父亲”

“学医就是为了救更多的人,让别人家的孩子能好好享受父爱。”吴莲娜16岁时,父亲因癌症不治去世。悲痛之余,也让她从初中开始就立志从医,让更多的父亲远离病痛折磨。

吴莲娜大学选择了护理专业。2012年,学成归来的她进入沿渡河镇卫生院,成为了一名家乡“卫”士。

沿渡河镇抗疫号角吹响后,根据卫生院安排,吴莲娜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隔离病区,而是继续留守普通病房。这让吴莲娜焦急不已,她多次找到院领导,希望能让自己上一线。

“领导说是轮班制,这一批结束后我们再进去。”这是吴莲娜得到的答复。

1月30日,沿渡河镇卫生院收到了来自县中医医院请求支援的通知。吴莲娜当即在请战书上签了名,按了手印,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

“后面又通知说要等几天出发。确诊数字每天都在增加,我当时真的是急得不得了。”吴莲娜一等又是十天。

战鼓声声,旌旗猎猎。2月10日早上9点,吴莲娜和其他5位同事,踏上了奔赴一线的征程。

在病房内工作

“病房里的日与夜”

“到了之后就迅速进行岗前培训,学习如何穿脱防护服和病区操作规程。”当天晚上,吴莲娜迎来了第一个隔离病房的夜班。

第一个4小时,不累,但也不习惯。从没穿过防护服的吴莲娜,有些紧张,在进行物体表面消毒、整理病房和护理病人时,比平时慢了许多。出了隔离病房,吴莲娜浑身湿透。

回到酒店,吴莲娜睡不着。父亲慈祥的脸庞和母亲临行时的嘱咐涌上心头,让她思绪万千。她暗自告诫自己,再进病房,要更专注一些,更细心一点。

2月18日,24:00-4:00夜班。吴莲娜接触到了病房里年纪最小的隔离病人,年仅6岁的小女孩冬冬(化名)。

深夜里,两人的交流从反复盖被子开始。冬冬睡觉爱踢被子,吴莲娜总会隔一会进病房看看,为冬冬盖好被子,防止她着凉。

“那天晚上共进去给她盖了两三次,父母不在她身边,我们护士其实也算是家长,要照顾好她。”吴莲娜回忆道。

走在上班路上

“防护服下的无名之辈”

“护士长,那我就走了哦。”

“你叫什么名字的呀。”

“吴莲娜。”

“哦哦哦,辛苦了辛苦了。”

“欢迎疫情过后您们到沿渡河来玩。”

上完最后一班,吴莲娜在跟中医医院的外围护士告别时约定。

“这段时间来支援的人我可能一时记不住他们所有人的名字,但对于他们的雪中送炭,我真的非常感动。”县中医医院护士长田恒杰说。

离开中医医院并不意味着结束,只是回到了另一个一线阵地。吴莲娜说回到沿渡河后,还将继续坚守岗位一线,践行医者仁心的使命和担当,守护家乡的平安和健康。

值班编辑:邓毅 责任编辑:严玉玲 校对:王嫣然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