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山的落日

发布时间:2014-06-26 浏览0

字体大小:

宋军华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去大面山,听峡江涛声,看黄昏落日,别有一番意境。

  登高远眺,极目舒展,斜阳遥悬天际,像是画上去一般,仿佛被画笔刺破,把墨色群山泼成一片血海,如深秋浸透的红叶,吮吸着生命里最后的精魂,炽情燃烧,通红透亮。   

  落日,踱着沉稳释然的脚步,以独特悲壮的方式,在巫峡拐弯处吻别。那份唯美极致,那般淡定从容,丝毫没有终结前的悲哀与惶恐。

  洒尽最后一缕余晖,辉煌最后一次笑靥,点亮心中眷恋,舞出耀眼绚丽,温暖尘世苍凉,定格出人们最浪漫的向往。

  江水奔腾跌宕,微波粼粼,霞蔚五光十色,瞬息万千。大面山的落日,如诗如画,似梦似幻,令人如痴如醉,流连忘返。

  落日沉沦,稠暮弥漫,天空没了云彩,大地没了光芒,时空停滞,苍穹缄默,恍惚间历经数轮劫难,一切归于宁静。落日情结,太像人生隐喻,让人想起生死,想到爱恨,蓦增一抹生命缺憾。

  大自然从不吝啬展现美的存在,也赋予人性太多的渴望。落日,用昙花一现演绎生命厚重。犹如江边纤石,悄然而又固执的守望,一切苦难与艰辛都凝练成累累纤痕,期待浴火涅磐,纵使隔绝千年,粗犷雄浑的纤夫号子仍在峡空回荡。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两句平淡如水的诗句,如一轮钩月,勾起散落的思绪。我们苦苦追寻生命永恒,却发现生命如此短暂,就像大面山的落日,有多美丽,就有多伤感。

  蹉跎岁月,催华发早生,心变得敏感脆弱。落日下静静伫立,与远方另一个自己对视,灵魂为之颤动。一种惆怅从心底抽出,拉长,直到无法触摸的地方。痛,破茧成蝶,隐藏在黑色的世界里。

  能从杂乱中逃脱,让曼妙时光荡漾开来,潋滟成诗,用文字解开心结、展平离愁、拭去苦闷,舒缓一张面孔、一个名字、一段心情,人生便不会留下遗憾。

  一个人的生命终究湮灭,人类却会生生不息。每一个落日,都是另一个开始。

  落日,落下的是离殇,升腾的是情怀。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