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震撼的神秘——走进小神农架

发布时间:2013-07-29 浏览0

字体大小:

詹朝武
 
  中国中央电视台北纬30度《远方的家》专题报道后,湖北巴东小神农架的“奇、特、壮、美、神”,引起了全国乃至世界的强烈震撼。奇花异草,珍禽异兽,珍稀濒危国宝川金丝猴的眷顾赋予小神农架之“奇”;怪石嶙峋,千年古杉,朝雨夕晴的气候变幻赋予小神农架之“特”;群峦叠嶂,云蒸霞蔚,一泻千里的高山草甸赋予小神农架之“壮”;彩林碧溪,青苔遍布,延绵不绝的万亩杜鹃赋予小神农架之“美”;野人传说,民间典故,深山密林的诡异传闻赋予小神农架之“神”……真有这么震撼而神秘吗?2013年4月30日,中共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亲自带队,召集县林业局、保护区管理局组成17人的考察组,对神秘莫测的小神农架进行了为期三天的徒步穿越和探险。

  因神秘而探索神奇

  这是一次风险与艰难并存的探险。4月30日早上,我们找了几个当地的向导,从巴东茅圩坪锯锯湾出发,走进了这个神秘而神奇的地方。

  出发地海拔600米,穿越的最高点海拔3005米,落差2400米。首日行程50里,是整个行程中最为艰苦的一天。出发后迈开双腿便爬坡,路途潮滑,时有蚊虫、蚂蟥骚扰,所幸我们准备充分,都穿上了特制的山袜。翻过一道山脊,道路稍稍平缓,行走起来却更加艰难。许多地方须攀木而上,须侧身而行,向导临时搭建的独木桥稍不注意就有跌下悬崖的危险,我们绷紧了神经。密林根本没有路,我们只能依靠千年前从猿人祖先那里遗传下来的一些本能和基因,在厚积的枯枝落叶中寻踪着一些细微的痕迹。路边知名的和不知名的花草,嫩绿的苍老的树木和藤蔓,一片接着一片,一丛连着一丛,恣意地成长着。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时而万籁俱寂,时而几声鸟鸣,我们恍如进入了一个梦幻的世界……

  下午3点左右,我们在一个叫大淌的地方,就着溪沟边的泉水,挖一土灶,用钢精锅煮了一大锅面条,草草吃完午餐继续赶路。翻过大淌行至燕子洞坡,景色渐渐养眼起来。密密匝匝的箭竹林既是手中镜头的最爱,也是脚下行走的负担。行至交锋垭,视线陡然开朗,此地为早年战争必争之地,地势险要,视线开阔。前可仰望转角楼的嶙峋怪石,后可远眺巴巫峦峦群山,好一幅壮丽的画卷,让人如醉如痴……

  天色渐暗,我们加快步伐,穿梭在遮天蔽日的领春林、青冈林和不知名的杂灌中,时有动物在林间串动,走在最前面的同志还差点踩到了一条五步蛇!这些动物其实都有一个“为人处事”的共同原则,“人不伤我,我不伤人!”在向导的指引下,我们拍摄了偏子桥至牛脑壳包这段路上的珙桐、桫椤、七叶一枝花等珍贵植物和金丝猴通过的主要路口及活动区域。川金丝猴是小神农架的精灵,据科考记载此地生活着800只左右的群体。听说前几天一直在这一带活动,可我们最终无缘一睹芳颜。我们低着头往前走,突然听见有人嚷嚷:猿粪、猿粪啦!喜得我立马掏出相机问在哪?一群背着黄色背包的外地驴友紧张地看着我:怎么了?我们能走到一起不是“缘分”吗?

  穿过一片冷杉林,天已伸手不见五指,我们拖着虚脱的身子终于走完了第一天的行程,来到了碓窝子坪宿营地。队友们还兴奋在无限风光之中……

  因神奇而追寻震撼

  夜晚,小木屋燃起了篝火,我们圈地而坐,揉捏着酸疼的腰肢和腿脚。路上碰见的十多个湖南的驴友被我们邀请共进晚餐.休息一会后,我们带着疲惫进入了梦想……

  次日醒来,晨曦微露,露珠晶莹剔透,“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蓝色的雾气升腾着,萦绕着。虫鸟唧唧,四周婆婆娑娑的山峦和树林变得亲切而又深不可测。整个山谷显得更加静谧。

  用完早餐,我们匆匆踏上了第二天的行程。行走半小时后,来到碓窝子坪后的山脊,眼前的景像便让我震惊起来。抬头望去,四周以数千亩的浅黄色草甸为底幕,风情万种地点缀着箭竹、冷杉和杜鹃林。色彩抽象不失细腻,线条粗旷却又别具匠心,似园林大师的精心摆放,似油画大家的泣天之作。偶有几个苍桑的石头,横卧一棵百年风蚀不长亦不折的小松树,让人伫立静思,久久不愿离去。我们疯狂地扑向草坪,或坐,或卧,或打着滚,肆意的宣泄着对大山的亲昵。经三道沟至乌云顶,从点兵台至漆园,一路风光目不暇接。我们被这上帝造就的人间天堂深深震憾了!

  惊叹小神农之“奇”。穿行在密林中,路边的珙桐、桫椤、红豆杉、扇脉芍兰等奇木异草和头顶一棵珠,七叶一枝花,江边一碗水,文王一支笔等珍贵药材数不胜数,珍禽异兽在树林中悉悉索索,时而留下新鲜的粪便和脚印,时而从不远处传来几声吼鸣,不见其物,但闻其声。在转角楼、交锋垭和大淌一带,是国宝川金丝猴的主要活动地,它们像一群火红的精灵,在密林的树梢上跳跃前行,以这片大山里取之不尽的果、叶、花和虫蚁为食,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小神农架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和生物多样性,迷倒了许许多多大学院校和动植物研究所的专家,中国林业科学院的苏化龙教授、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的江明喜博士等都曾在山上考察数月,痴迷于小神农架这块生灵汇聚的自然宝库。

  惊叹小神农之“特”。转角楼的石林怪石嶙峋,形态万千,像春笋,像骆驼,像骏马,像亭亭玉立的少女。沿渡溪山顶神奇的两个天然巨洞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点兵台有一棵别具一格的千年冷杉,是小神农架绝世风光的点睛之笔。此树高不过十五米,头顶一戴青帽,前面的臂肢在风蚀日晒中已像刀斧劈过了无痕迹,身后逶迤着十余米的苍翠树枝。侧看极像一位凝重的老人,更像一个孤傲的将军,身披风衣,威仪凛然地俯视着脚下的千军万马。向导说,相传此树就是薛刚的化身,脚下一望无际的高山三尾草草垛横竖成排,就是薛刚点兵时叱咤风云的千军万马。

  此外,小神农架的气候也十分独特。天空中时而乌云掠过撒下几滴小雨,时而晴空万里。朝雨夕晴,瞬息万变的气候,苦了来此朝拜的行者,却也多了一些诗情画意。

  惊叹小神农之“壮”。站在这3005米的华中屋脊上,面朝南方,左边可观兴山和神农架林区,前方可眺小龙、龙会观等崇山峻岭,江南三百里开外的绿丛坡群山也在微薄的云层中若隐若现,巴东半壁江山竟可一收眼底。放眼望去,群峰叠障,云蒸霞蔚,宛如仙境画廊一般。如果你是一个痴迷的摄影爱好者,蹲候数日,定可拍摄到日出日落天地空旷的惊世佳作。

  高山草甸绵绵不绝,一顷千里,春黄夏绿,生长不息,其豁达壮美的气势让人十分震撼。查阅资料,国内除了西藏很难找到如此壮观的草甸风光。

  惊叹小神农之“美”。在小神农架的山岚和沟谷中,不规则地分布着数千亩的冷杉林、红桦林和一些阔灌原始群落。冷杉林古木参天,藤萝密布,在遍地青苔间行走恍若在潘多拉的星球里闲情漫步;红桦林和针叶林天然交汇,赤橙黄绿色泽天成,仿若织女神工们精心秀出的锦罗绸缎。古松环绕,夕阳渐下,溪边泉水叮咚有声,正如陶渊明笔下的“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之意境。

  在点兵台右边的转角楼,是最为集中的杜鹃林海。小神农架山上有两个“大牌”:一个是珍贵灵动的金丝猴,一个就是这独树成景,相簇成海的高山杜鹃。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已错过了赏杜鹃的最佳季节。因为霜冻,几渐凋零的杜鹃花显得异常凄美!高山杜鹃都是数十年数百年的大树,她们历经风霜的强健肢体上,孤傲地挺立着艳丽的唇瓣。或一株,或一丛,或一片,或簇满一座山岚,绵绵不绝数万亩,可谓人间奇观!正所谓:点兵台上赏杜鹃,转角楼中羞红颜;但为知己终不晚,红唇一笑天地间。

  惊叹小神农之“神”。自上个世纪以来,小神农架就流传着神秘的“野人”传说,今成为世界未解之谜。当地老百姓形容此物“身高2米以上、全身红棕毛发、直立行走、抓住人会大笑不止……”神农野人也许只是一种传说,而明末清初李自成的大将刘国公的故事,唐朝薛刚点兵的传说在当地可谓众人皆知。小神农架的所有地名都源自这些流传千年的故事。此外,当地民间中还流传着许多关于进山采药和捕猎的一些离奇见闻,为小神农架这块土地赋予了极具神秘的色彩。

  站在山顶,俯览群山,感叹小神农架之奇,之特,之壮,之美,之神,我们会为这块藏匿深山人未知的处女之地俯首膜拜。我见过五岳泰山的巍峨雄健,却不如此处山峦的温婉多情;我见过呼伦贝尔的茫茫草原,却不及这高山草甸的豁达养眼;我见过大兴安林的原始森林,却不如这茫茫林海的梦幻多变;我亦感受过九寨沟对天赐美景的精心呵护,怎比得这片深山“海子”不谙人间烟火,至今鲜为人知的旷世容颜!

  在这里,放眼群山,我们会时而孤傲,时而卑微,时而豪情满怀,时而自惭形秽……我们会惊呼世界如此神奇,生命如此精彩,也会沉思万灵之首的人亦是如此的渺小,肩上的责任是如此沉重!

  因震撼而探求发展

  考察组一行风餐露宿、披荆斩棘,不畏毒蛇猛兽,一路勇往直前,最终实现了历时三天的徒步穿越。走在回家的路上,大家还在回味着路途的艰险和无限风光。如何对小神农架实施逐步开发,向世人展现其“神秘、秀丽、洪荒”的特有魅力,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和考察组的同志们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陈书记反复对同志们说:

  保护是永恒不变的根本。媒体的报道让小神农架的知名度大大提升,许多户外爱好者纷纷而至。游人参差不齐的保护意识和小神农架保护区尚未健全的管理体系,过多的人为活动势必对其资源造成破坏。建立健全保护体系和设施,推进保护区晋升国家级工作,提高小神农架的保护地位,不断增强保护意识,是小神农架的立足之本。

  开发是永恒不变的重点。小神农架难得的徒步穿越场所和丰富的景观资源,正被世人所向往。可以在切实加强保护的前提下,立足时代前沿,站在世界的高度,高端规划,科学地对小神农架的旅游资源适时开发。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