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不去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4-01-31 浏览0

字体大小:

刘恩泉
 
  当观光客轮鸣着启航的汽笛,徐徐地离开码头的时候,萦绕在心里对长江母亲河的那种特殊情怀,就像船头劈开的巨浪一样,波涛汹涌,起伏澎湃,记忆的闸门也伴着哗哗的浪涛声被缓缓地打开。

  七十年代的长江三峡,还没有开发也没有修建大坝,那时已在上小学的我,每年放署假了,都要回宜昌老家玩上一个多月,那是一年中最向往最开心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因为一夜激动没有睡安稳的我,早早地就起床了,把要带的作业本和洗漱用具放进用两块草绿色的布做成的书包里,然后就着辣酱吃一碗炒的剩饭,拿上头一天就买好的六角钱一张的五等散席船票,高高兴兴美滋滋地就去了码头。

  那时候的客船,舷号都是“东方红”某某号,因为每天早晨从这里始发,每天也就这么一班船,所以人们也称之为“班船”。班船不大,大慨能乘坐三百多人,因为巴东山城是入川的咽喉要道和整个鄂西地区进出的必经之地,人很多,所以旁边还拖挂着一个用油布遮盖起来的驳船,底仓里装满外运的物质,甲板上放着许多长板凳供旅客乘坐,因为当时正值文革时期,所以两只船身颜色都是军绿色的。

  码头上的江滩这时候是一天中最热闹最繁忙的。江边的石梯上,江滩上到处都是站着或坐着等待上船的旅客。还有提着竹篮子来回卖瓜子水果的,有摆几把椅子放一个小木桌,烧着煤球炉子卖茶水开水的,有在简陋的油布棚子里卖包子馒头油炸粑的,他们都在竭力地吆喝着,忙活着,招揽着自己的生意;旅客们有的在买吃的用的,有的焦急地望着上船的木跳板边上的铁门,盼望着早点开门,好冲上去抢一个座位,因为要坐十多个小时才能到目的地。熙熙攘攘的人群,只能见到人头在攒动。铁门终于打开了,旅客们带着自己大包小包的行李,前涌后挤的往跳板上奔去。

  轮船慢慢地离开了趸船,转过船头缓缓地向下游驶去,躁动了一阵的旅客们也疲惫的渐渐地安静下来。山城在眼中渐渐地远去,前方一座几百米高黄色的悬崖迎面而来,这是黄岩,拐弯处有一巨大的岩石从水下升起,占居了水道的四分之一,挡住顺流而下的江水,形成一个回水区,上下水落差有几十公分,船行此处会一下跌进去,就像飞机遇见气流那种感觉,绑船的钢缆绳被震的也咯吱咯吱发出恐怖的声响。过了黄岩转眼就到了宝塔河,只见一排灰色的乱石从岸边延伸到江心,挡住了长江的主航道,轮船只能从乱石边上绕过去,要是洪水淹没了乱石,就变成了暗礁,是一处非常危险的航道,弄不好就船沉人亡,传说岸边曾建有一座镇江的宝塔,就是要镇住这里的凶险。牛口的江面上也是惊涛滚滚,一排排夹浪像一队队布置好的阵营,合着从水下翻起来的泡水汇聚起一个连一个的漩涡,把轮船摆弄的左右摇晃,不适应的人此时就会感到头昏心烦,想要呕吐,晕船了。

  轮船停靠过了秭归港,用不了多久就到了香溪港。香溪河的水在这里跟长江水汇合,一边是黄色的长江水,一边是清澈的香溪水,船还没有停稳,我就习惯地跑到一楼去看香溪河里的桃花鱼,只见那一个个像小降落伞一样带点粉红色透明的鱼儿,一群一群的在水里一张一缩地游动,就像一片一片的桃花瓣在水里飘舞,好看极了;一阵铃声响起,广播里通知吃中午饭了,赶快去排队买票吃饭。船上的饭菜那时是很好吃的,也不要粮票,两角钱一份,一份青椒五花肉,一份炒包菜,一小碗番茄蛋汤,一碗米饭。那时能吃上一餐肉是很稀罕和奢侈的,油滋滋香喷喷的饭菜往往一份吃完了,还感觉没有吃好,心里馋的还想吃,可又舍不得再花钱买了。

  崇山峻岭中的兵书宝剑峡和牛肝马肺峡是西陵峡中最著名的两个峡谷;在峡谷左岸陡崖的石缝中,看上去好似放着一个像书卷的东西,传说是诸葛亮留下的兵书,这是兵书石,兵书石的下方立着一根上粗下尖,竖直指向江中,酷似一柄宝剑的石头这就是宝剑石,这里是兵书宝剑峡,旅客们站在船舷边惊奇地欣赏着大自然给我们创造出的美丽画卷和神奇的传说;这里的风景还没有观赏完,湍急的江水就把轮船很快地拽到了一个悬崖峭壁的地方,在绝壁上重叠生长着两块很大的赭黄色钟乳石,一块像牛肝,一块形似马肺,马肺上还长着一颗小松树,这是牛肝马肺峡。在清光绪年间,它遭到过外国侵略者炮舰炮击,造成了马肺下半部有一些残缺,“兵书宝剑存形似,马肺牛肝说寇狂”。郭沫若先生在《过西陵峡二首》中,满怀激愤之情,谴责了外国侵略者践踏蹂躏中国大好河山的罪行。

  乱石林立,凶险无比的泄滩、青滩和崆岭滩,在这里就不一一叙述了,因为大家都看过刘白羽先生的《长江三日》。

  当轮船闯过惊涛骇浪,冲出南津关的时候已经是精疲力竭疲惫不堪了,远处隐隐约约星星点点的灯火告诉我们,旅程快要结束了,还有一会轮船就要靠港了……..

  轮船真的靠港了,猛然间从回忆中惊醒,茅坪港到了,这里是秭归新县城的所在地,三峡库区迁移过来的第一个县城。这次旅行本可以乘快船一个多小时就到这里的,我却情有独钟的乘这观光客轮用了近三个小时。当我坐在船头舒适的沙发椅上,一路上风平浪静地欣赏着眼前一处处既熟悉又陌生的山山水水,饱览着一幅幅崭新又优美的风景时,心中泛起了许多的激动和释然,更泛起了沉寂在水下那些难以忘却的记忆,时时在脑海里浮现,怎么也挥之不去。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