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三关印象

发布时间:2013-07-29 浏览0

字体大小:

毛兴凯

  野三关是一个高山小镇,记住它,缘于两个小饭馆。一个是镇南的“喝二两”,一个是镇北的“姊妹饭店”。改革开放初期,当人们还习惯于吃住在当地“人民旅社”的时候,两家是镇上最早的个体户。后来,“喝二两”摇身一变,成了一条街的名字,街上所有的公交车都打着“喝二两——火车站”“喝二两——新车站”“喝二两——镇政府”的牌子。“姊妹饭店”呢,则从1979年开始,连续33年生意红火,经过这里出入东西部的人,没有不知道这个饭店的。1993年《人民日报》以“野三关镇经商妹”为题作了特别报道: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野三关镇,群山环抱……。昔日勤奋持家的农家妹子涌进了市场,各显身手。……随着拥挤的人流,我们来到一家姊妹饭店。店主是谭家村土家女青年谭乔英、谭小荣,衣着整齐,待人热情……野三关的农家女已开始告别男耕女织的传统生活方式,为搞活山寨经济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野三关)被人们称为鄂西的“小特区”。

  有趣的是,镇上几十家上规模、有气派的宾馆饭店,包括正在建设的五星级“国际会议中心”,但人们耳熟能详的还是“喝二两”和“姊妹饭店”。

  小镇很和谐。现在,镇上的原住居民不到百分之三十,大多是来自外地的务商人员和周边地区的移民户。大小商铺几百家,挤满各个大街小巷。尽管他们操着南腔北调的口音,但做生意时都能讲勉强让你听懂的普通话,商品价格彼此也相差无几。他们有天南海北的关系,进货渠道好,商品相对比较便宜,周边地区在这里打批发的络绎不绝。“不去汉正街,就到野三关”,是他们经常的选择。于是,小镇便有了“小香港”、“小义乌”的美称。他们不懂得民族融合的大道理,生活中却相互照顾,彼此和眭相处,哪家有个红白喜事,到到场是必须的。镇上多个部门也因此获得“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奖”的殊荣。

  小镇很时髦。铁路、高速、国道、省道纵横交错,交通四通八达,枢纽区位突出。东距宜昌、西达恩施均为一小时车程。有人形象地描述野三关有“两个飞机场、三个火车站”(宜昌、恩施飞机场,宜昌、巴东、恩施火车站),确也不为夸张。现在的野三关,既有大城市的萧洒,更有小城镇的玲珑,是武陵山区中部重要的旅游集散城镇。

  镇北十分钟车程,有中国最美丽的峡谷火车站——巴东火车站。这条叫宜万铁路的东西大通道建成通车,缩小了山区与平原、城市与农村的距离,每天有十多次列车经由这里到达全国各地。从小镇可以直接到达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重庆、成都等各大城市,为当地人民生活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

  镇东北的铁厂荒森林公园,位于长江、清江分水岭上,是夏季避暑和冬季滑雪的理想休闲胜地。这里春有黄楸吐翠,红花满山;夏有长天碧云,百鸟飞泉;秋有白云红叶,霜染层林;冬有北国雾淞,漫天飞雪。景色秀丽,风景独好,是动物的乐园,鸟儿的天堂。徜徉在茂密的树林中,会使人领悟到“野鸟鸣歌无假语,山泉流水有真声”的美妙。

  镇南十公里,有“待字闺中”的高山湖泊——水流坪。这里湖光山色,养眼宜人,正在建设成为北纬30°的重要景区。据说,这儿原来是一个山间坝子,中间有一条河沟,两旁共有48股泉水。有一年这里来了一个姓聂的侯爷,坝子里48个带“顶子”的文人前来拜见,摆宴接风,非常热情,侯爷甚是感动。他看见这里只有文人,没有武将,就从朝庭派来一个武官,教授大家武艺,很多人变得文武双全。侯爷临走时,大摆宴席辞行,酒过三巡,深情地说:“这里真是巴山福地啊,我送你们一块匾吧!”他提笔写了“巴山湖地”几个字,将“福”错写成了“湖”。侯爷走后不久,这里突发倾盆大雨,山洪瀑发,一夜之间水涨到半山腰,变成一湖碧水。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个长约3500米,宽约300米,风景如画的天然淡水湖泊,成了小镇的一大奇观。

  镇西南沪渝高速上的四渡河大桥,首次采用火箭输送先导索,开创世界建桥史先河。全长1365米,主跨900米,横空出世,宛若长虹。塔顶与峡谷谷底高差达650米,桥面距谷底560米,相当于200层楼高,是世界第一高桥。

  小镇很古朴。民俗文化、施宜古道文化、酒文化等在这里根深地固。央视青歌赛获金奖的原生态歌曲《撒叶儿嗬》,主要发源地就在野三关和水布垭一带。镇上有专门的民族文化艺术团,镇上有红白喜事,他们都会前往踏歌表演,奏奏热闹、解解寂寞。撒叶儿嗬、花鼓子歌这样的民间艺术,早已融入土家人的血液之中,成为民族文化的重要元素。

  临主街东侧的老街,是野三关悠久历史的见证,是古镇的活化石。早先是宜昌通往恩施的重要驿站和盐道,店铺、茶馆、理发店,鳞次栉比,生意兴隆,是过往旅客重要的栖身地。老街虽然不怎么洋气,但古色古香的建筑,杂货齐全的店铺和各种特色小吃,让它热闹非凡、魅力依旧。

  距集镇不到两公里的棺木岩,和老街一样古老神秘。相传一秀才路过此地,看见棺木悬在半空岩穴之内,甚为惊讶,偶作“棺材为何悬此岩,粗风细雨好山在,雪落高山山戴孝,风扫平原群树哀,春有百鸟来吊丧,秋有孤月照灵台,可怜这是谁家子,缘何棺木悬此岩”的诗句,动之以情,发之于心,让人平生感慨。

  镇上家家户户都会酿酒。曾获香港国际博览会金奖的“中国三峡酒厂”就座落在集镇的北侧,有近百年的酿酒历史。它不仅是小镇的名片,是全县重要的经济支柱,还是游人观光的好去处。湖泊、长廊、山光水色、酿酒文化,令人流连往返。全国各地来这里的客人,想喝的是“三峡白酒”,要带的还是“三峡白酒”。白酒是野三关与外界交流沟通的桥梁,更是计划与市场结合的重要纽带。

  小镇很出名。这里是通往大西南的陆路咽喉、恩施州的东大门。北宋名相寇准在巴东任县令时,在此劝民弃猎务农,教唱《劝农歌》——“苍天在上,厚土在下,效我神农,五谷丰登,挽草为界,定居稼穑,厚土归民,传之子孙”。自此,小镇结束了荒凉粗野的历史,开始发迹。1984年胡耀邦、胡锦涛、乔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夜宿小镇,劝农经商,发展经济,提高了小镇的知名度,也凝聚了小镇的人气。当时的劝商楼现已建设成为全国唯一的镇级土家族博物馆,更是成就了小镇的大家风采。辛亥革命元勋邓玉麟将军故居距集镇5公里,已建成国家3A级景区,有将军广场、将军故居、将军陵等重要景观,到小镇的人特别喜欢到这里游览观光,一并吃上一顿独具土家风味的农家饭,感受一下土家族的民俗风情。小吃因小镇而出名,小镇也因小吃而更具魅力。

  小镇很拥挤。堵车是这里的家常便饭。以往一条几公里长的扁担街是顺着巴鹤省道发展起来的。5年前,上面把“湖北巴东经济开发区”设在这里,提出了“一县双城”的发展战略,按照县城标准进行规划建设,打造全县经济中心。接着,扩建了原有的巴鹤路、将军路、名相路、农亭街;增修了沪渝大道、发展大道、玉麟大道(在建)、环城路(在建);宜万铁路、沪渝高速相继建成通车,并分别在集镇建站,小镇的主体架构逐渐形成。但大交通的改善,也带来常住人口、流动人员的激剧增加。现在集镇人口差不多有5万,辖区内人口更是突破10万,交通承受力仍然十分有限。加之车子的不断更新换代,小镇又没有交通工具的限制,堵车就一直是人们头痛的事情。有人风趣地说,野三关是“中国车辆博物馆”。的确,车子的品种、数量之多,实在令人瞠目。手推车、自行车、摩托车、三轮麻木车、拖拉机、双排座、轿车、越野车、面的、中巴、大巴、货车、装载车……,除了马车是表演偶尔光临集镇外,所有的车都在小镇上有繁忙的业务,而且数量特别多。尽管前几年街道上划了分道线、斑马线、停车位,设置了各种交通标志,但车子实在是太多,倘若哪天不堵,人们反倒觉得不正常了。

  作为东进西出第一关,入渝达川第一哨,全国第三批改革试点乡镇,野三关常常被人记起。它的苍山俊美、生态天然,它的物产丰富、四季分明,它的枢纽区位、滚滚物流,它的淳朴民风、文化厚重,无不让人感到滋润、感到自豪。1992年被录入《中国著名乡镇》,被新华社誉为“深山野岭夜明珠”,《光明日报》盛赞为“山顶桃花园”、“中国达沃斯”。……难怪们人感慨:“此生到过野三关,历经沧桑不觉憾”。这,仅仅是因为感动吗?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