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边风语

发布时间:2021-01-25

字体大小:

文/松子落

在一个严寒冬日的正午,滨江广场上没有太多的闲人。午时的太阳,却低于往日的热度,使人的体表,难以感受到一丝温暖。选择在这个时段来此享受日光浴,无疑是被窗外明晃晃的阳光所迷惑了。

我是借着午休时间,沿百步梯径直下至江边的。正前方,大桥下,碧玉般的江面涌动着无数一闪即逝的白色浪花儿,远看似鱼群翻跃激起的水波,实则是江水在4至6级风力吹拂下形成的一种特殊浪花,老船工称其为——破皮浪。

此浪可知今日江风之盛。果然,当我离开最后一栋高楼的庇护,一脚踩在沿江大道上,迎面就与来自上游峡口方向的强风撞了个满怀,整个人仿佛被裹挟到一股无形的激流中,脚步变得轻飘,午间的慵懒、倦怠全被一扫而空。路边的树木在风中簌簌作响,柳枝在空中摆舞,天空明净无杂色,几片流云的影子,在对岸的山坡、浩渺的江面上快速挪移着。

强盛的何止浩浩江风,还有那正午的日光,让人几乎睁不开眼来,但是今天的风把太阳施予大地的温度都毫不留情地卷走,把两岸山峦间的一江碧水全力挽于自己的怀抱之中。于是我紧紧裹着大衣,向着临江之处走去,而风声也愈发疾厉,带走了此间所有飘忽不定的尘土、浮渣和妄念,飘流奔泻不停歇。

凭栏处,阵阵波涛拍打着栏下江堤,那涛声清透、有力、极具节奏感。四分之一江面被铺上一层金箔,闪烁着,如梦似幻,愈往北,则又愈发苍绿、澄澈,间或有朵朵白浪泛起,宛如风的手指轻轻点弹琴键。

宽阔的大江,是一幅被千里长风徐徐推展开的岁月长卷。

记忆中,这道江曾又弯、又急、又险、且窄,仅容小小的木帆船和纤夫肩膀上的纤绳通过。在长卷深处,更有数声猿啼、落木萧萧、野水无人、孤亭缥缈……在这艰险难行的峡江之畔,范石湖亦留下了“千峰万峰巴峡里,不信人间有平地”的咏叹,而如今高峡已成平湖,天堑亦变通途,古今不变的,依旧是那股自峡口吹拂而来的快哉长风吧。

风呼呼地刮着,送别这一江滚滚东逝水,荡涤一切挂碍,使山川洁净如新,也使清洁的精神长留大江两岸。

远山隔着烟霭,江上行舟寥寥。我低头凝视着汹涌澎湃的江流,水面在风力作用下堆起千沟万壑,蓄积着巨大的力量。

忽然,两只小小的生灵映入我的眼帘。一对野鸭子抑或是别的什么水鸟,在碧波中逆流而上,胜似闲庭信步。它们微小的身躯,不惧那冰冷的江涛和凛冽的西风,在阳光的映照下,宛如水之精灵,带来了春江水暖的讯息。

此时此刻,心似青山岿然不动,耳畔只有充塞于整个天地间的风声与浪涛声。

让风来得更猛烈些吧!且将豪情掷江水,定不与江东向流。

“让预言的号角奏鸣! 哦,风啊!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