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巴东之子> 正文
 
朱万杰:百姓村官
 

发布时间:2006-11-23 00:23:47     投稿信箱:cjbdtougao@163.com

www.cjbd.com.cn


通讯员 谭举先 郑家朗 邓中玉 赵万军 刘波

  大山悲泣,清江呜咽。

  9月4日清晨,细雨蒙蒙,阵阵秋风裹着丝丝凉意。在巴东县最南端的革命老区金果坪乡鄢家墩村,千余名群众簇拥着花圈,风雨声伴着抽泣声给人揪心的痛,一场隆重而悲壮的追悼会在这里举行。

  匆匆而去的人,是年仅50岁的村党支部书记朱万杰。

  双手拄着拐杖的残疾老人来了,年过八旬的老红军来了,州、县领导以及乡直机关干部来了,与之相邻的宜昌五峰牛庄的村民也来了……人们用当地最古老、最纯朴的方式吊唁任职31年,一心为村民办实事、办好事,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好书记朱万杰。

“我死了,埋在能看到公路的地方”

  鄢家墩村与五峰、鹤峰、建始县紧连,平均海拔达1600米。这里山高路险,荆刺丛生。10年前,不通车,不通电,不通邮,当地百姓买东西到集镇得走60多里的山路,卖一头猪还得请七八个人抬,光工资和吃喝就要花去200多元。

  朱万杰18岁那年,从邻近的大房坪村“嫁”到鄢家墩做了上门女婿。1994年,已担任村文书近18年的他被选为村党支部书记。“新官上任”,朱万杰深知不修公路“窝”在深山无出路之理,他逐一与村组干部和村民代表交谈取得共识。1995年隆冬,村里第一条公路开始兴修了。从大房坪至鄢家墩金堂垭7.9公里全是高山悬崖,工程量特大。既是指挥长又是战斗员的朱万杰,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最先一个上工,最后一个收工,往返近40多公里。没有炸药,他就到50多公里的集镇去弄,没有钱就以个人名义四处借。工程刚一上马便遇到了麻烦:“三材”紧缺!开初还有四五十人上坡,后来陆续退出了。朱万杰默默地理解了大家的苦衷,他暗自思量:愚公挖山不止,自己是一名党员岂能趴下?年关的最后几天,别人已经在忙年货了,可他却义无反顾地在工地上挥舞锄头,直到腊月三十晚上8点钟,人们已经在吃团年饭时才收工回家。年后的正月初四他又带着背篓、锄头、撮箕到工地“上班”了。手上的茧子和血泡长了破,破了又长,后来就戴着手套裹着棉花干。如此拼命地修路,终于感动了人们,大伙自发地加入到了修路队伍中。就这样,苦战了三个冬夏,鄢家墩终于修通了第一条通向脱贫致富的路。

  病危时,他念念不忘的还是没有修通至宜昌五峰牛庄的断头路。临终前,他一再请求死后要埋在能看到公路的地方!

“老百姓腰包不鼓,我们当干部的就是失职”

  鄢家墩,是革命老区,战争年代不少先辈献出了生命。朱万杰对党员干部说,群众不过上好日子,我们就对不起烈士们。前些年无经济发展门路,村里青年男女只能无奈地外出打工。朱万杰想,长此下去不行,还得找准靠山致富的发展路子。他请来县农技员实地考察,理顺了以山羊、生猪、魔芋、白肋烟及高山反季节蔬菜和药材为主导产业的发展思路。

  2004年6月,他4次跑到乡兽医站争取发展二元杂交生猪和波尔羊、南疆黄羊的项目资金,乡兽医站给的一只波尔羊还是他从离村30公里外的金果坪集镇牵回来的!他还走出去与外地客商签订了包种子、包技术、包底价、包销售的“四包”番茄种植合同,引导该村发展番茄40多亩。

  四组种烟大户李传兴,前些年一直在外打工,朱万杰拖着病体3次到他家做工作,劝他种上几亩烟,资金、种子、肥料、薄膜、技术由他帮忙联系。采访中李传兴告诉我们,他今年种7亩烟,收入可达12000多元。像李传兴这样的种烟大户全村有20多户,仅此一项人平可增收300元。

  在朱万杰生前的笔记本里,我们找到了这样一组数据:2005年全村烟叶种植350亩、魔芋350亩、蔬菜274亩、生猪出栏870头,人平纯收入可达到1520元;还有他病倒后的一次会议记录,是今年5月州人事局朱局长来看他时,他作的工作汇报:一是修通八组与牛庄的经济断头路;二是再发展烟叶500亩、魔芋500亩、蔬菜300亩、药材100亩、出栏生猪1000头……

“好人啦,他比亲生儿子还亲”

  通电通路、搞产业,朱万杰是最忙的人,可他最惦记的还是村里4位孤寡老人、2个残疾人和20多户贫困户。哪家没米了、哪家的孩子上学没钱了他都心中有数,有人把老朱对贫困户的牵挂总结为三到,即:逢年过节必到、发放优抚救济必到、刮风下雨必到。

  朱万杰常说“有困难不要紧,只要有共产党就会有希望”。说起朱万杰,71岁的贫困老人吕得兰双眼红肿,泣不成声,“4月份还给我送来200块钱、9件衣服和3床棉絮,怎么说走就走了!……好人啦!他比自己的儿子还要亲……”原来,朱万杰生前对老人特别关心,只要一有空就来看望她,每年都要送救济款到家,去年老人病重,老朱还组织劳力帮忙栽了一天包谷苗。

  然而,朱万杰家境并不富裕,一家4口人,妻子身体一直不好,两个孩子高中毕业后,大女儿远嫁四川,儿子在广州打工,现在住的依旧是上世纪50年代修建的板壁屋。在他家,我们几乎没有看到值钱的东西,唯有一个人造革皮包、一条化纤领带、一套价值不到100元的西装还是参加县十四届人代会买的。治病期间花了近3万元,没有在村里报一分钱的医疗费,就连去州里跑项目、去县城和乡里开会,吃住都是在亲戚朋友家。

“一年365天太少了,能为百姓多办一点事才好”

  朱万杰经常对村文书李敬东说:“我们两个担子重啊,一年365天的时间太短太少了,趁人还耐得活,能跑的时候就多跑点吧!”去年修公路,朱万杰骑着摩托去乡里买炸药,不料下雨路滑,车胎爆了,乡里的干部好歹要给他买一条新胎,可他却自己掏腰包买了个新胎,他说,车是我私人的,怎么能用公家的钱呢?并一再叮嘱老板要把旧胎补好备用。今年3月份,朱万杰自知病情已无法治好,一再请求乡经管站对他担任村干部30多年来的账目进行清理,并作了公布:老朱担任村文书18年、村支书13年,没有一分钱的差错,收支明明白白!

  鄢家墩村的人都说朱万杰是累死的。2003年8月,朱万杰感到身体越来越差了,起初以为是胃病,没放心上,仍带病坚持修路,后来在大伙一再催促下才去恩施做了一次手术。回来后,为了使四、五、八组能够早日实现通公路的梦想,他带着还没完全恢复的病体组织了第二次公路大会战。然而这一次他却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冲锋陷阵了,脸上黄皮寡瘦,四肢无力,体重一下子降了10多公斤,但他依然坚持每天到工地指挥,有时候帮忙捡石头,搬土块,砌坎,实在累得不行了就在工地上坐着椅子守着民工修,每餐就是一小团米饭,喝三杯开水,整整干了一个冬天。

  去年初,在广州打工的儿子接他去广州玩几天,顺便把病治一下,可他就是不肯,说太忙,村里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完。9月份,正是烟叶收购的大忙季节,因为路况不好原设在村里的烟叶收购点拆了,百姓卖烟得远到金果坪收购站,他又带病组织15个劳力奋战四天抢修路面。看到他为了群众利益连命都不要的那份执着,乡烟草站破例增设了一个村级烟叶收购点。10月份,他已经病得连走路、喝稀饭都吃力了,只好又去恩施做第二次手术。医生诊断朱万杰食道癌已到了晚期,最多能活半年……此时的朱万杰却十分坦然,他和家人相互之间撒了一个沉重而善意的谎言,家人将病情瞒着他怕打击他的心灵,他却瞒着家人怕他们伤心落泪!

  今年3月份,听说鄢家墩作为州、县、乡三级重点扶贫村实施整村推进,他高兴得一夜没合眼。第二天一早就召开村“两委”班子研究实施方案。乡农业服务中心主任陈祥军向我们讲述了这样的一幕:4月20日下午5点多了,听说第二天10点钟前要向县里报整村推进的方案,朱万杰已经不能骑摩托了,请陈祥军用摩托送到100公里开外的野三关,半路上一阵暴雨把两人淋成了“落汤鸡”,当晚他们住进了10元钱一夜的旅馆,睡觉时为了不打扰陈休息,朱万杰头枕着被子用双手捂着疼痛难忍的胸口,有时疼得实在是不行了就轻手轻脚地下床走动,陈祥军被感动得在被窝里偷偷地哭了起来,而老朱还没捱到天亮就起床乘“面的”往巴东县城赶去!6月份,朱万杰实在是病得不行了,但他仍坚持每天在路上转,遇到哪里有坑就捡石头填一下,记得最后一次出现在公路上是一次大暴雨后,朱万杰从病床上起来拄着竹棍,拿着锄头去清理一堆淤泥,可他再也没有力气把它清理完就倒下了,过路的人把他送回家后,他就再也没有下床。村委会房子快竣工时,州里的几家扶贫单位来看进度,朱万杰执意从病床上爬起来,由村文书等几个人扶着去看了一下,这也是他当村干部30年来最后一次到村委会,临走还一再叮嘱:要把好质量关。

  朱万杰病重期间,州、县、乡的党政领导去看望他,他仍坚持躺在床上汇报工作。在生命的最后一个月,他接二连三地召集村“两委”班子会议,研究烟叶生产、孤寡老人安置、整村推进落实情况……参加会议的人个个眼泪在转圈,眼角湿润。最后一个会议是他临终前的半个月,那时他已躺在病床上,大小便失禁,州人事局朱局长来看望他,他断断续续说了近2个小时……最后向家人和金果坪乡乡长交待了三件事:“一,巴东姓朱的信奉天主教,但我是共产党员,丧事一切从简;二,我死后要埋在能看到公路的地方;三,村文书李敬东一个人太累,要早点给他找一个好伙计(搭档)。”

  朱万杰,一名连续九年被中共巴东县委、金果坪乡党委表彰的优秀共产党员,巴东县十四、十五届人大代表,他艰苦创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带着对党的事业无限忠诚、对人民群众无限眷恋,在与病魔抗争3年时间后,离开了他魂牵梦绕的鄢家墩……

  逝者已矣,青山犹在。有人说朱万杰是最实在的村官,也有人说朱万杰是最优秀的农民党员。可鄢家墩村的人却说,朱万杰就是村里那座最高的山!

“百姓村官”朱万杰(1):百姓心中一盏灯

“百姓村官”朱万杰(2):工具包.摩托车.竹拐杖

“百姓村官”朱万杰(3):他把危险留给自己

“百姓村官朱万杰”(4):公路未了情

“百姓村官朱万杰”(5):亲人眼中的朱万杰

“百姓村官朱万杰”(6)追记巴东县鄢家墩村支书朱万杰

“百姓村官朱万杰”(7):和朱万杰在一起的日子

“百姓村官朱万杰”(8)百姓好支书

 

 
 
 
 
 
分享到:0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4、在本网论坛和留言板上发表的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热点新闻  
 
图片新闻  
  •  
     
       
    本 网 简 介 -团 队 风 采 - 广 告 服 务 -联 系 我 们 - 法 律 声 明
     
     

    版 权 为 长江巴东网 所 有,未 经 许 可 任 何 单 位 或 个 人 不 得 镜 像 或 复 制
    主 管:中共巴东县委、县人民政府  主 办:中共巴东县委宣传部  承 办:巴东县新闻中心
    主任办公室:0718-4333055 办公室(传真):0718-4332748 总编室:0718-4334814 编辑部、记者部、技术部:0718-4334335
    本站地址:湖北省巴东县宣传文化中心  邮政编码:444300  投稿信箱:cjbdtougao@163.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8-4334335
      鄂ICP备13017499号-1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鄂新网备421306号   湖北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